申博娱乐官方直营 > 修真小说 > 一元武圣 > 第一百一十章 归途
    大清康熙八年八月

    这一年的前半年发生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情,例如大清国辅政大臣、太子太傅鳌拜于禁宫内被拿下,其后鳌拜党羽皆被清洗。

    例如大清国太皇太后布木布泰大妈,那位未来的孝庄皇太后突然驾崩了。

    例如未来的千古一帝康熙突然痴呆在床,大清朝政被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垂帘掌控。

    例如大清国第一红人和第一权臣成了一个太监奸佞,这个桂公公年纪只有十三四岁,但是却已经权倾朝野,他与索尔图、明珠、遏必隆等第一等满臣勋贵结党营私,形成“桂党”,汉臣也开始争相依附,短短数月,桂小宝公公已经成为了堪比前朝魏千岁的另一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半年来的种种消息让大清国的八旗大爷们和汉奸们都心神恍惚,颇为不安,也让天地会的好汉与台湾的郑氏、西藏的桑结活佛、蒙古的葛尔丹、云南的吴三桂乃至辽东神龙岛上的洪安通全都暗自窃喜,以为看到了逐鹿中原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就在中华各地的野心家们摩拳擦掌的时候,归德府永城县来了一位虬髯胡须的健壮汉子。

    这个汉子正是从五台山离开的高泰,自从前天与九难分手,高泰就悄悄打探消息,确定了法号行痴的顺治确实死了这次离了五台山,直奔归德府。

    进了永城县,高泰找到了一处大宅院,这里是青竹帮的驻地,高泰表明身份后,守门的弟子不敢怠慢,急忙进去报告,过了一会就见大门从里面打开,徐谦带着几个长老和得意弟子满脸惊喜的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茅兄怎么来了?”徐谦笑道。

    高泰哈哈一笑,握住徐谦的手,笑道:“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徐兄吗?怎么?不欢迎吗?”

    “欢迎,欢迎之至!”徐谦一怔,而后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寒暄之后徐谦给高泰引荐青竹帮的高层,高泰也不托大,一一客气的打招呼,待认识了以后众人就到会客厅落座吃茶,闲谈起来。

    说了些江湖趣闻,又谈了谈朝廷变迁,高泰只是简单应付,徐谦微微一笑,屏退众人,而后轻声问道:“茅兄此行可有要事吩咐?”

    高泰微微颔首,道:“确有要事,满清朝廷的第一大臣鳌拜被我杀了,鞑子皇帝也成了傻子,现如今满清朝廷已经陷入虚弱,加上太后和那桂公公倒行逆施,满人的天下坐不稳了!我此来就是想要与徐兄你商定反清大计!”

    说完话高泰目光灼灼的看着徐谦,徐谦闻言脸色一变,阴沉不定的沉吟半晌,问道:“我知道茅兄你去北京是要收拾鳌拜,没想到果然将那贼子杀了,兄弟我实在佩服!不过反清大业不可太急啊!满人打天下靠的不单单是八旗大爷们,更多的还是不计其数的汉奸走狗啊!咱们反了终究是势单力薄啊……茅兄你可有成熟打算?”

    高泰深知徐谦师父被满清杀害,心中恨鞑子入骨,所以并不因他不信任自己而生气,反而微笑道:“徐兄想的周全,做大事谨慎些为好,我既然前来找你那就是早已有了计划,你且听我说说,我与天地会的陈近南关系莫逆,乃是至交好友,我等前些时日就已经约定一道反清,现在只等台湾的延平王找到崇祯皇帝尚在人间的唯一骨血——朱五太子,到时候拥朱五太子为帝,扯起反清复明的大旗,还怕势单力薄吗?”

    “若是果真如此,倒是真的好机会!”徐谦鼓掌大笑,而后皱眉问道,“只是那大汉奸吴三桂和耿精忠尚可喜等人怎么办?他们要是帮清廷,咱们和天地会、延平王、沐王府都联起手来也不是对手啊!”

    高泰微微一笑,道:“吴三桂等人不值一提!他们都是典型的利己主义者!守住自己的地盘才是他们的根本思想,况且我已有计划,只要再等些时日,总能让吴三桂他们受不了跟满清狗咬狗!到时候才是咱们坐收渔翁之利的好时候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徐谦闻言大喜,问道,“敢问是什么妙计?”

    “削藩!”高泰淡淡说道,“只要满清朝廷下令削藩,那就是吴三桂等人不得不反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满清朝廷现在连个皇帝也没有了,他们谁敢削藩?”徐谦问道。

    高泰不好说出真实情况,只能半遮半掩道:“那垂帘听政的太后不通政务,朝廷大事全靠桂公公主持,此人贪财至极,我早已打通了他的门道,他一定会促成削藩之事,到时候我们就看好戏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徐谦两眼精光四射,笑道,“若果真如你所言,我青竹帮愿以五虎门为首,茅兄你说我们要如何做?”

    高泰雄姿英发道:“多谢徐兄!我估计削藩之事最迟明年就能成功,咱们最少还有一年的准备时间,多了就是两年,我准备这一两年不吝银钱,大量招收青壮劳力和子弟,传授武艺,训练成为名为帮会弟子,实为大战时可转为兵卒的力量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徐谦点点头,道:“我青竹帮多年积累也有些银钱,过几日我就全部取出来,将豫东一代受灾青壮全部收入帮内,再用心训练,一定不会误了茅兄的大事!”

    “是不会误了咱们汉家天下的大事!”高泰眉头一挑,说道。

    约定好半月一通信后,高泰就辞别徐谦,然后南下朝泰州五虎门赶去。

    五日后,高泰从泰州老运河码头的一艘乌篷船上钻出来,脚踏实地后才出了口气,径直往五虎门走去。

    泰州是个小城市,远比临近的扬州落后贫困,但是引着五虎门的存在,十来万人的小县城也算生机勃勃,一路上的行人脸上都带着或喜或怒,或憧憬或懊恼的种种情绪,这是北方各地百姓脸上却没有的情绪,高泰即便是在北京见到了汉人百姓,脸上也都是麻木和迷茫,这让高泰心头一动,叹息道:“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,这个时代的人们可是比畜生也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走到五虎门正看到姚俊青的两个弟子站在门前执勤,望见自己,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急忙惊喜的拜倒,异口同声道:“弟子拜见掌门师伯!您老人家回来了?”

    说完话年龄小一点的长脸少年看看高泰身后,疑惑道:“怎么不见韦师兄?”

    “你韦师兄另有要务。”高泰随口说着扶起两人,问道,“你们师父在门里吗?太上门主和其他长辈都在家吗?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也不争抢,由年长的少年恭恭敬敬的回答道:“启禀掌门师伯,太上门主他老人家在五虎镖局闭关精研刀法,几位师伯师叔在家的不多,但也都在县里,只有窦师伯带着四个师兄去了杭州,说是给漕帮平事去了。”

    高泰点点头,踏步走进五虎门,吩咐道:“去给我烧些热水,再拿一身干净衣服,置办一桌席面,把你师父和太上门主等长辈都请来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!”年长的弟子应下后就快步走来,长脸少年还跟在高泰身后,应付着掌门随时出现的指令吩咐。

    高泰走进自己的小屋没多久就听门外长脸少年说道:“掌门师伯!热水打好了,请你沐浴。”

    高泰起身就到了西厢房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高泰一身清爽的披散着须发走出来,穿着一领虎纹褐袍。

    跟着门前伺候的少年进了北屋,此时大桌上已经摆满了江南特色的各样菜式,闻着香气扑鼻,看着精美至极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高泰腹中也没有多饥饿,就坐在上首斟了一杯黄酒慢慢喝了起来。

乐通开元棋牌 利升宝注册 澳门银河真人在线娱乐 上葡京值得信任 添运真人客户端
mg彩金网 大都会千万彩金大派送 伟德最可靠网址 皇冠官网注册 通博代理
ek游戏 澳门百老汇游戏怎么赢钱 大丰收代理佣金 申博线上娱乐城 41彩票网赔率加赠
澳门黄金城注册开户 德州扑克注册 澳门太阳城真人荷官 江苏舜天足球学校 茗彩代理官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