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娱乐官方直营 > 女生小说 >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> 608 江小四再当情感专家:管她?你没资格(2更)
    江家老宅

    入夜起了风,皇浦信誉赌场:小家伙原本睡得正香,疾风扑朔着窗户,吹得屋外枝叶婆娑作响,他似乎睡得很不安,哼哼唧唧起来。

    江锦上原本正靠在床头看书,瞧他睡得不安稳,便起来,抱在怀里哄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吃了晚饭,唐菀又小睡了一会儿,“让我抱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曾想,小家伙被她搂在怀里,忽然就不安得大哭起来,没办法,最后还得江锦上哄着。

    这让唐菀觉得非常受伤,十月怀胎生得儿子,居然和自己不亲?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,看了眼,阮梦西给她发了不少信息。

    有照片,有语音。

    她点开听了下。

    “云老板介绍了一家很不错的淮扬菜馆,等你出月子,请你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和他一起去吃饭,还是他请客,真没想到,还能在这里遇到他,你说巧不巧,我们住的还很近,就是一直没遇到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打算周末请他来家里吃饭,不过他还有两场戏,不知道有没有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菀睡着了,阮梦西发了七八条语音,一次性听完,她与江锦上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显然都没想到,两人不仅一起吃了饭,还约好了下一次。

    江锦上抱着儿子,在房间踱步,看样子则衍那边有的受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云老板,现在还喜欢她?”江锦上看着唐菀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我和他也很久没见了,不过他变得成熟很多,以前就知道唱戏,现在最起码和人沟通没什么问题,而且我们的关系仅止于工作,不会聊太私人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唐菀靠在床头,“我看得出来,则衍现在对西西不太一样,所以提醒了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两人会发展到什么程度,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而且她目前在坐月子,也管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江锦上点头,看了看窗外,沉云翻搅,“明后天好像有大雪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会所内

    江承嗣从老宅逃出来,到了一个修理行,捯饬改装了一款新的赛车,又在俱乐部的赛车场试行两圈,才去会所视察。

    结果刚到那里,经理就告诉他,“祁少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来了?”江承嗣皱眉,这丫的今晚不是在他们家老宅那里吃饭,吃完饭不回家,跑来他这里干嘛?

    今天就因为他爷爷那番话,害得他被奶奶攻击,他心里正窝火着,你小子居然送上门。

    江承嗣脱了外套,捋起袖子,就准备找他算账,不曾想推门进去,屋内光线很暗,一侧的电视上,正在播放着一些歌——

    【体面】、【失恋阵线联盟】、【寂寞烟火】……

    桌上放着酒水,他却没怎么动,端着酒杯发呆。

    一个人藏在角落,落寞伤情。

    江承嗣还想着抽他两个大嘴巴解解气,看他这模样,挨着他坐下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要失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恋过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祁则衍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刚告诉祁爷爷,你有情况了嘛?怎么着?祁爷爷不喜欢小阮,准备棒打鸳鸯?”江承嗣端起桌上的一小碟爆米花,一颗颗往嘴里塞,咬得咯吱作响,他能想到的,就是祁家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喜欢小阮,带着她私奔啊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把自己搞的这么丧?”

    “和我家没关系。”祁则衍以前并没觉得有任何危机感,就算阮梦西不在他公司上班,那也算是在自己身边,依然离得很近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了,说给我听听,让我乐呵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丫的!”祁则衍抓起爆米花就往他脸上扔。

    不过祁则衍和阮梦西的事,也就江承嗣知道的多一些,加上他之前给自己分析过情感问题,他心里还挺信任他,就把事情简单和他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以为是什么呢?不就是出来个男的吗?你也会怂?还是说,你自认为不如他?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比他强啊,那小子长得像个女人,哪儿有我爷们儿。”祁则衍可不承认自己不如他。

    “那你怕什么?”江承嗣搞不懂。

    “他俩认识比我早,看着很熟,很亲密。”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阮梦西现在对他比自己更亲切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了,追女朋友,各凭本事,认识早怎么了?也没看他把人追到手啊,你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祁则衍明显能感觉到,这个人和寻常那些男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其实啊,你担心也没用,你有什么资格管她啊,你俩确定关系了吗?你是她什么人啊,你有资格管她身边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卧槽——

    一剑戳心!

    再没有比这个更狠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对付情敌,这都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,小阮喜欢谁,她喜欢还喜欢你,就算她身边有几十个男人在追求他,那都比不上你,不攻自破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喜欢你,你就是把她身边的男人都打跑了,那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问题的根源,不在其他人,还是在小阮身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承嗣完全是胡说八道的。

    他这是举一反三,因为玩车就是这样,可能车子性能是一方面,最主要的还是取决于车手自身的能力,对车子的把控。

    看问题,一定要抓住根源。

    祁则衍却听得认真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不错啊,他现在没有资格管什么情敌,还是追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江承嗣,真没想到,你对感情问题,看得这么通透。”他原本还郁闷着,听了他这话,醍醐灌顶,瞬间七窍清明。

    “你是当局者迷,他俩又不是男女朋友,你就在这里搞得和失恋一样,能不能振作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因为阮梦西身边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人,她对异性也总是保持着一定距离,对这个男人,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男人叫什么?要不要我去帮你摸摸底,虽然关键在小阮身上,对敌人,还是要了解清楚比较好,知己知彼嘛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……”祁则衍恍惚着,忽然想不起来他叫什么了,“好像是叫什么鹤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鹤?”江承嗣低头继续吃着爆米花。

    “叫云中鹤!”

    “咳——”江承嗣直接被爆米花噎着了,“《天龙八部》里,四大恶人里有个采花淫贼,也叫这名字。”

    祁则衍轻哼,“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个东西,没想到名字也不怎么样,到底是谁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你管他呢,你只要确定自己喜欢小阮,你去追她就好了。只要把人追到手,管他什么鹤啊,雀儿的,那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这种事,做兄弟的肯定是支持你的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祁则衍觉着,和江承嗣聊完之后,整个人都茅塞顿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承嗣见他神色缓和许多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所以你别为了这种人烦恼啊,还听这么伤情的歌,我给你换首歌,咱们换换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听的什么啊,一点劲儿都没有,哥哥给你换个嗨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提提神。”

    江承嗣说着就去点歌了。

    祁则衍被他一番话,说得开了窍。

    也对啊,自己现在也没资格管她,与其盯着其他男人,还是要专注在阮梦西身上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,他端着酒杯,喝了口,此时电视屏幕忽然跳转。

    伴随着喧闹的锣鼓声,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:

    开口第一嗓子,就差点把祁则衍给噎死。

    【好运来,祝你好运来,好运带来了喜和爱——】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酒水呛到喉咙里,刺激得他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死死盯着江承嗣,他居然点了一首《好运来》,还笑着看他,“怎么样,这首歌寓意好,能帮你转运,还够提神醒脑,别愣着啊,嗨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嗨?难不成你让我搭配这个节奏,给你蹦一段儿迪?

    祁则衍恨不能把酒泼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江家当年在医院里,真的没把孩子报错了吗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好运来,祝你好运来,好运带来了喜和爱——

    哈哈,江小四,你这样迟早会被打的。

    江小四:我在帮他转运!

    祁祁:滚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祁,人家不叫云中鹤,人家叫云鹤枝!!!

    祁祁:他是谁?重要吗?╭(╯^╰)╮

国外看足球直播 澳门TT盘口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信誉最好 乐通bbin女优彩票 澳门博彩在线轮盘
申博娱乐城现金网 澳门美高梅最可靠官网 uu棋牌游戏程序 申博无法连接lxzzvt 澳门网上娱乐排行榜
天下足球结束音乐 新葡京的网址 大西洋娱乐 极彩在线合法吗 新濠澳门赌场
任天堂娱乐平台网址 外围只算90分钟吗 申博直营 菲律宾申博出款速度登入 万博游戏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