肖翼点头,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肖九岐虽然是个男人也有心细的时候,要护着瑶瑾的名声,只能说他们男方看中的女方,不能说长公主先提的此事,就道:“那就行了,也不是别人,王叔不给你兜圈子,你看瑶瑾如何?”

    肖翼一愣,抬头看着王叔。

    看着肖翼的神色,肖九岐以为他不愿意,就叹口气,“瑶瑾你也看不上,那你王婶可不知道哪里再去给你找媳妇了。不过咱也不急,缘分是强求不来的,想你王叔我,当年还不是千里迢迢找到你王婶。”

    肖翼轻笑一声,“您说的是,只是侄儿没说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同意没关系……”肖九岐说到这里觉得不对,就抬头看着肖翼,“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肖翼点头,“侄儿正想着请您上门议亲,没想到王叔倒是先来了。”

    肖九岐那就一个高兴,猛地站起身用力拍了肖翼的肩膀一下,“好小子,眼神不错,瑶瑾这姑娘真不错,也就比你王婶差一点。”

    肖翼:……

    是,全天下的女子在您眼中哪个也比不上王婶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王婶的地位也是无人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肖九岐是真的高兴,他看着肖翼叹口气,“你这孩子打小就聪明,心思细,想得多,王叔跟你王婶养着你愁的啊,就怕把你养歪了。等你长大了又操心你的婚事,就怕你跟你爹似的来个不成亲。你王婶就常说我们又不能陪你们一辈子,等到翀儿跟玥儿都成家嫁人后,将来我们走了,就剩你孤零零的一个可怎么办?你王婶面上瞧着没事,心里都要急死了,现在好了,你王婶不知道要多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肖翼很难得听王叔说这么多的话,心头有种难言的滋味,他静静地听着,慢慢的脸上也浮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,是我总让您跟王婶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家的孩子不操心怎么办?”肖九岐高兴啊,看着肖翼,“我跟你王婶好好商量一下,怎么为你提亲,你小子也好好准备,瑶瑾是个好孩子,你要是真的打算成这门婚事,就要好好的对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肖翼笑着应了。

    肖九岐没想到这么顺利,赶紧回去跟媳妇邀功,脚下不停转瞬就走的没影了。

    肖翀:……

    不是,他爹就这么走了,都没来看他这个儿子一眼?

    是亲生的吧?

    肖翀郁闷的去哥哥屋里,瞧着哥哥满脸笑容,就跟见了鬼一样,“什么事儿这么高兴?大哥。”

    肖翼对着弟弟招招手,让他过来坐下,“王叔给我说了门婚事,我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肖翀:……

    “真的?”肖翀想难怪他爹那么高兴,他也高兴啊。“是哪家的姑娘,能我大哥点头答应,一定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肖翼看着弟弟,一本正经的开口,“你认识的,是瑶瑾表妹。”

    肖翀微楞,随即拊掌大笑,“好,是好婚事,表妹性子好,心肠好,又活泼可爱,行事爽朗,跟大哥再相配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肖翀立刻拿了酒壶出来,“咱们兄弟喝一杯,这可是大喜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啊,就你这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我都怕你出家去,现在总算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肖翼:……

    倒也不至于这么埋汰他,他还不到出家的地步。

    两兄弟关起门来喝着小酒说话,另一边傅元令也高兴的在屋子里直转圈,看着肖九岐说道:“这事儿得办好了,咱们得隆重的跟大姐还有大姐夫提起这门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问过了肖翼,大姐那边也得问问瑶瑾吧?也得瑶瑾点头才成。”

    傅元令一想也是,只是大姐跟她这么提了,肯定是先问问肖翼的意思,这边准了才会去问瑶瑾的意思,不然要是不成,岂不是让瑶瑾难堪。

    “对,我先给大姐递个话,让大姐问问瑶瑾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对肖九岐来说,肖翼跟他的亲儿子没区别,但是瑶瑾是他的外甥女,跟亲闺女也没区别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儿得办好了,也得瑶瑾愿意点头才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傅元令就去见了长公主,长公主得了消息心里高兴,这婚事是她仔细斟酌过的。

    肖翼上头没有亲生的父母,女儿过门就没有难缠的婆婆压一头,小九夫妻是把瑶瑾当闺女疼的,等成了一家人对女儿自然更好。

    而且肖翼有个亲王勋爵,年轻有才能干,这样的女婿真是挑着灯笼也难找。

    送走了九弟妹,长公主就让人把女儿叫了来。

    杨瑶瑾今儿个穿了一身束袖的衣裳,是想叫着小表妹出去骑马呢,进门就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跟花一样,她过来坐下,笑着说道:“什么事情让您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长公主看着女儿,眼里的笑容止都止不住,“瑶瑾,母亲给你相看了门婚事,想听听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,杨瑶瑾一愣,“婚事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你这年龄也该定亲了,之前母亲一直没有相中的人家,所以就没跟你提,现在有了。”

    杨瑶瑾就算是再大方到底也是个小姑娘,说起自己的婚事,也难得红了脸,“娘看好了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总要你自己喜欢,不能委屈了我闺女。”

    杨瑶瑾一乐,就道:“那您看中了哪家的儿子?”

    她满脑子里想了想,也没想到母亲最近跟东陵府哪家的太太夫人走的亲近。

    “你看小舅母家的大表哥肖翼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瑶瑾:……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大表哥?

    看着女儿一脸懵的样子,就知道她压根就没往这边想,她柔声细语的说道:“你大表哥品性你是知道的,又在你舅母膝下长大,将来进门也没婆母妯娌缠身,这样的婚事真是千载难逢。”

    杨瑶瑾之前没往这边想就罢了,现在一想俩人要议亲,脑海中浮现大表哥那张俊秀出众的脸,难得也有了些小女儿的娇羞。

    就凭大表哥这张脸她也愿意啊,多好看!

    “我都听您的,大表哥挺好的。”杨瑶瑾大大方方地说道。

    长公主: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痛快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您说的大表哥人品好家世好,关键是他长得好看啊。就算将来我俩吵架,看着他那张脸我都能让他三分!”

    长公主:……

申博娱乐网上娱乐 手机真钱的棋牌游戏平台 申博在线客服网上娱乐场 澳门星际全新电子 大富豪棋牌洗码
太阳城娱乐城开户登入 大世界娱乐城线上开户 百利宫娱乐电子游戏 澳门拉斯维加斯最佳平台 皇冠足球投注平台
万博手机投注 澳门新葡京娱乐电子游戏 美高梅免费开户 新葡京投注1元起 博狗官网
申博360-pt电子游戏登入 澳门百老汇集团盘口 太阳城占成代理 永利皇宫摇钱树 速8彩票有赚到钱了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