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夏被送进了病房,医生说一个小时后就会醒,住两天院观察一下,没事就可以回去了。

    主办方主动开了个专项账户,负担盛夏住院的所有费用。

    虽然沈亦不差那点钱,但主办方想着多弥补一点是一点,免得到时候二少秋后算账搞死他们。

    盛夏这一觉睡的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她梦到了许多事,梦到几年前自己被绑架的事。

    猛地了绑架前的事,梦到了许多许多。

    那梦实在太过真实,真实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所以,醒过来之后,盛夏一直愣了很久。

    原来那不是梦,那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失踪,为什么差点死在外面,为什么会流浪那么久才回家。

    当年,如果不是她运气好,她就死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了。

    是厉梓萱与颜昊天,她去商场撞到了那两个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把那事告诉颜沫,因为她怀疑颜昊天与厉梓萱有关系。

    盛夏揉了揉脑袋,脑袋疼的厉害,不是撞的,是想事情想的。

    突然找回了那段失去的记忆,盛夏觉得很惊悚。

    所以,如果厉梓萱与颜昊天真的有关系。

    那她岂不是好好的在颜沫身边潜伏了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盛夏着急的想要找手机打电话给颜沫,出去买饭的二少这时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二少掐着点盛夏能醒,也就晚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“媳妇,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沈亦放下手中的饭菜,坐在了盛夏身边。

    “沈亦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盛夏抓住沈亦的手着急道:“我想起来了,真的都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亦还没明白盛夏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厉梓萱与颜昊天一定有秘密,颜昊天虽然死了,可厉梓萱还在,她肯定在密谋什么!”

    “厉梓萱与颜昊天?”

    二少怎么也想不通,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到底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沈亦,你知道吗,当年我的失踪与他们两个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日我去逛商场,看到了他们两个……”盛夏将几年前的事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讲完之后,沈亦的脸色彻底冷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罪魁祸首他一直没找到,亚洲博彩公司:心里遗憾的很。

    他若是知道当年是谁害了盛夏,非得弄死对方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盛夏现在说起颜昊天与厉梓萱,他就更气了。

    颜昊天害了颜沫,还害了盛夏,虽然人已经死在监狱里了。

    但是外面还有个厉梓萱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厉梓萱与唐誊结婚的事,也可疑的很。

    “快打电话给沫沫,他们俩一定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盛夏咬牙切齿道:“当年发生了那么多事,说不准都是厉梓萱在背后推波助澜呢。”

    现在想想厉梓萱可真是恶毒。

    沈亦点了点头,“我给厉北承打,让他去查。”

    颜沫那暴脾气,知道以后估计能直接冲到厉梓萱面前。

    厉恒与顾然已经翻不出什么大浪了。

    倒是厉梓萱不可小觑,没人怀疑她,她想做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盛夏皱了皱眉嘟囔道:“厉梓萱藏的可真深啊,她是不是以为我一辈子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

威廉希尔游戏洗码佣金 申博娱乐网开户登入 澳门云盈赌场网站 申博娱乐官方直营 申博娱乐龙虎登入
银河周周加赠 澳门伯爵app下载 ek电子升级 游戏棋牌 澳门利高手机APP
奔驰宝马娱乐官网 888达人娱乐城 豫游棋牌游戏 新金沙游戏注册 澳门葡京最可靠网址
新太阳城娱乐城现金开户 申博国际线上娱乐 菲利宾申博娱乐网 www.tyc2016.com 老葡京百家乐游戏